月半衔蝉

【喻/叶黄】方圆几里

·喻→黄,黄←→叶,虐
·爱到深处自然虐,大爱喻苏苏
·ooc,ooc,ooc,这是一个宠溺笑的叶修

感觉很诚恳 是好事
不需要发誓 那么幼稚
    
      这一年,G市的夏天格外炎热,聒噪的蝉鸣揉碎了树荫下仅存的一丝清凉。

      蓝雨青训营。

       "还有谁还有谁!来pkpkpk!你,那个吊车尾,捧着个笔记本干嘛呀!打荣耀可不是写写画画就能赢的,有本事来pk呀!"

      少年清朗的声音带着G市独有的口音,虽是挑衅的话语,在喻文州耳中却分外好听。
     
      好啊,和少天一起做什么,都很开心呢。

      哪怕输得再狼狈。

本以为可以 就这样随你
反正我也无处可去

      黄少天是众人眼中的天才,他却只是黄少天眼中的吊车尾。

      喻文州望着与叶秋嬉闹的黄少天,心里泛上一丝苦涩。

      叶秋和少天仅仅见过几次面,便能相谈甚欢。而他呢?算得上朝夕相处吧,他自嘲地笑笑。

      黄少天依旧只会在嘲讽时提起他,大概连他叫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看着黄少天的侧脸在烟雾中模糊,喻文州心想,平时魏琛点个烟都大呼小叫的少天,对叶秋真的不一样啊。

      不过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呢?自己该努力的,是留在这儿吧。

      今年的夏天似乎比往年更加燥热了。

我怕太负责任的人
因为他随时会牺牲

     望着屏幕上闪烁的“荣耀”,喻文州长出了一口气。

      自己真的打败了魏琛?那就可以留在蓝雨了吧!

      想到可以继续陪着少天,他的眼神不自觉地飘向少天的方向,却和他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黄少天一脸的难以置信。他想象不到,连自己都胜少败多的魏琛,竟然三次败给了这个手速超慢的吊车尾?

      喻文州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少天注意到我了,我还有机会的是吗?   

爱不爱都可以 我怎样都依你
连借口 我都帮你寻

      蓝雨战队训练室。

      希望在一次路过后破灭。

      喻文州在黄少天的身后瞥见了聊天窗口。

      大多都是黄少天在废话,叶秋只是不咸不淡地应两句,却能让黄少天笑得灿烂,露出洁白的虎牙。阳光晕在他的侧脸,每一寸肌肤都在诉说他的欢愉。

      少年的张扬的笑像午后的阳光,温暖,却尖锐地刺痛了喻文州的心。

      喻文州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他清楚地看见,黄少天满屏文字泡中不可抑制的欣喜……还有叶秋那看似嘲讽中却快要溢出屏幕的宠溺。

      已经达到这样亲密的地步了吗?

      哦,是了。叶秋有个妹妹,这样的语气大概早已成为习惯了吧。至于少天……他的少天本就是个开朗的人啊。

      喻文州线条柔和的脸上扯出一抹尴尬的笑,他心里清楚,这牵强的解释不过是聊以自慰罢了。
     
      黄少天似是感到了喻文州的存在,他转头一瞥,喻文州却早已换上了他一如既往的温和的笑。

      队长队长!帮我个忙好不好,我想告白但不知道怎么做……唉唉唉!我没有在开玩笑啦……

      一向波澜不惊的喻文州第一次在黄少天面前流露出除了淡定以外的神情。

      慌张。

      机会主义者敏锐的嗅觉在这一刻失灵,阴郁从喻文州的眼里一闪而过,瞬间恢复了平静。

感觉会压抑的样子
勉强也没什么意思
我不算很自私 也越来越懂事
爱你 只是我的事

      喻文州向黄少天表白了。

      他是蓝雨的队长,黄少天是他的副队,他们一起捧起了冠军的奖杯。他终于有资格站在他身边了。

      酒气氤氲,灯红酒绿。

      趁着大家都在庆祝,滴酒不沾他灌下了整杯的酒。借着酒劲,他把黄少天拉到了走廊上。

      什么?队长你……对不起……我……黄少天呆望着两腮微红的喻文州,一向牙尖嘴利的他竟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叶秋……这句话从黄少天唇间飘出,在喻文州耳边炸响。

      仿佛是冰雨锋锐上流转的光辉,刹那间掉转了锋芒,给了喻文州最后一击。
 
      哪怕知道结局,还是抱有期待,这种感觉真的是很难受啊。

      痛彻心扉。

      他的少天果然是个受欢迎的人啊,可惜……不是我。

      是吗。好吧。那算了。

      喻文州感到自己的嘴唇翕动着,大概是说了什么。

      看着黄少天的背影渐渐消失,喻文州闭上了眼睛,强撑的泪无声滑落。

      夜雨声烦已经可以为蓝雨,为他掌控下的索克萨尔斩断来敌,索克萨尔也会一直坚守在夜雨声烦身后。

      而自己呢?不过是一个被拒绝的失败者,真正陪在少天身边的是谁呢?叶秋吗?
  
      不重要了。

      那一刻的喻文州,仿佛被一扇名曰死亡的大门摄住了心魂,散尽了精魄。

与其在你不要的世界里
不如痛快把你忘记
这道理谁都懂说容易
爱透了还要嘴硬

      魏琛劝过喻文州。

      这个蓝雨的初代队长看似除了荣耀什么都不关心,实际上却默默地关注着身边人的一切。

      魏队,你会放弃荣耀吗?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荣耀啊!一辈子都不会放手的。

      少天……也是我的荣耀啊。

      魏琛心里蓦地一揪。这小子,还真是深情啊……直到灼热的烟头烧到了手,魏琛才回过神来。

      此时喻文州已经下线了,屏幕上只留下短短一行字。

      前辈,我没事。荣耀,真的不能放手呢。

      魏琛不由得苦笑,这小子是在说他,还是自己呢?

      喻文州呆呆地望着已经锁屏的手机出神,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黄少天的笑脸。
     
      少天……真的很喜欢呢。

我宁愿留在你方圆几里
至少能感受你的悲喜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就能陪你

      兴欣网吧。

      黄少天和叶修一边飙着垃圾话一边刷着记录。

      在他没有注意到的街角,喻文州坐在小摊的塑料凳上,面前是早已凉透的小吃。

      少天现在在干什么呢?他和叶修一起一定很快乐吧。

      只可惜……不是自己呢。也罢,他高兴就好。

      喻文州轻叹一声,定定地望着兴欣的方向,那是他的少天所在的地方。

      叶修叶修!你就请我吃这个啊!男友爱呢?真是的,几个月见不着一次面,不仅不好好安慰安慰我,居然还让本剑圣帮你刷副本,我一场比赛几十万唔……

      一根修长的手指抵在了黄少天的唇上。安静啦少天,哥还要上班呢。我的少天大大这么有钱,下次请我?

      哼!谁要请你……不早了,我要走了,队长要着急了!

      叶修揉了揉黄少天柔软的发顶,嘴角勾勒起一抹宠溺的笑,松开了手。

      回到酒店的黄少天进了房间,却发现喻文州在他房间里。

      队长队长,我回来啦!你怎么在这?这是什么?给我的吗?谢谢谢谢,还是队长对我最好啦!我快要饿死了。

      少天。

      唔?黄少天塞了满嘴的食物,含混不清地答道。

      这么晚才回来,去干嘛了?

      唔好烫好烫,队长你买的包子真好吃。

      ……算了,吃完了就睡吧。

      喻文州转身出了门,不禁暗笑。

      我的少天呀,还是这样可爱呢。

我在你 不要的世界里
何苦不找个人来代替
可惜我 谁劝都不停

      或许在整个蓝雨,只有黄少天和卢瀚文没有发现喻文州对黄少天的付出。
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在感情方面却出奇的迟钝。
     
      无论是那杯永远温热的水,那包永远贴合心意的零食,还是那个永远温柔的笑容……这一切都只有黄少天拥有。

      他从来没有见过失魂落魄的喻文州,毫无笑意的喻文州,眼角泛红的喻文州。

      在他的眼里,喻文州永远是那个淡定温和,眉眼弯弯的蓝雨队长,是他的好朋友。那次告白,似乎已被尘沙淹没。

      不管是宋晓,郑轩,还是已经离开的方士镜,于锋……他们都劝过喻文州放弃。可他们的队长似乎在此方面,极其的执着而顽固。

      喻文州也知道,他这样看起来特别的傻。他知道队友对他的关心,他也尝试过放弃。

      但他发现他做不到。

      就像他曾经说的,黄少天就像荣耀于他。
     
      刻骨铭心。

我的爱扩散在方圆几里
近的能听见你的呼吸
只要你转身 我就在这里

      第十四赛季。
     
      蓝雨窗外的夏蝉依旧不知疲倦的吟唱。

      黄少天和叶修在中国捧过了第三届世界冠军奖杯后去了国外。

      喻文州留在了蓝雨当教练,他没有换住处,依旧住在了当年他和黄少天的宿舍。

      那里有你的气息。

      蓝雨新一代的队员们都知道他们的喻教练从不吃秋葵,却无人知晓到底是为什么。

      喜好你的喜好,习惯你的习惯。

      喻文州的手机上设置了双城天气,黄少天每天都能收到来自前队长的问候。

      关注关于你的一切,下雨记得带伞,天冷记得加衣。

      喻文州没有过恋人,即使他的父母催过无数次,即使他的后辈们都已成家。

      我这一生,只爱你。

我只求在你方圆几里
哪怕你 不曾在意
我永远不会离此而去
因为你 曾在这里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冰雨流光灭神不息,笑掩疏离
像韶华倾负护你如昔,思心难抑

END.

因为弃了一个号,所以搬了几篇比较喜欢的来新号。。。

评论(4)

热度(29)